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巴林 >  > 巴林档案 > 散文随笔

《千江有水千江月》 杨瑛

发布日期:2014-01-21点击人数:发布者:

  • 《民族论坛》杂志 2006年第三期 <似水女子 如花绽放>专题     文/杨瑛

    唱着长调,逐水草而居的蒙古族人总喜欢在走过的水域旁欣赏自己牵马的倒影。而当我试着把单位里的蒙古族女人们投影在她们各自的水域时,我发现她们的故事是那么相似。是不是因为千江的水映的是同一轮月呢?

    她们如水的心思是流动的。当她们由如花似玉的小女孩嫁为人妇,成为迷失在平凡生活中的小女人的时候,她们可以把曾经的幻想放下,母性的光辉在孕育小生命的初始就已经细细致致地出现:她们从此把一切的希望和梦想都转移到孩子身上,这一切的转变就像一首生命的长调,自自然然地飘起、唱响,一切都很值。

    她们如月的心地是皓洁的。在她们的生命里,孩子和家永远是至高无上的。不管她们曾经在草原上是怎样的壮志凌云,在她们穿上红色的嫁衣成为别人的新娘以后,她们就开始认认真真地过平平实实的日子。单位的日子是茶水加报纸作背景,与蓝天白云下的草原无可比拟。但也许正是茶那若有若无的幽香,给单位里的蒙古族女人们带来了恬淡而隽永的人生。

     

    哈斯:热血知青的平淡炫烂

    看了老鬼的《血色黄昏》(编者注:知青文学代表作品之一)后就特别想知道知青的故事。哈斯就曾是知青,听她讲知青点的故事,会让你从头笑到尾,那里边没有艰苦,只有苦难中的乐趣。我想这一定是和她那个年代的理想主义和英雄主义有关。

    哈斯很端庄,爱穿得体的西装,她在单位办公室里从事蒙汉文翻译工作。以哈斯的才能、胆识和丰厚的人生底蕴应该能成就点什么的,可她竟是那么地甘于淡泊。刚结婚的时候,丈夫还在北京军区,是全军的标兵,军功章所蕴含的那份神圣使她把自己的理想搁置一边;待孩子出生以后,她的心又被原始而永恒的母爱盈满,开始做一个相夫教子知足常乐的人。

    因为夫妻两地分居,为了家和孩子哈斯吃了很多苦,但知青的热血总是能让她超越困难。

    每年夏天,草茂盛羊肥壮的时候,草原都会迎来最盛大的节日那达幕,每到那时,大家都鲜艳美丽地汇聚在草原上。当哈斯的两个儿子相继长到七、八岁的时候,哈斯第一次领着他们去那达幕看赛马。人很多,别人家的孩子都在爸爸的肩上,可哈斯却必须用一双手举起两个孩子。那一刻,她觉得苦,因为什么都自己一个人支撑。那一刻,她也觉得甜,因为两个孩子看到赛马都那么的高兴。她被人群挡着,什么也看不到,可是她能想到骏马飞奔的豪情。从赛马场回来时,走在只有蓝天、白云、羊群、河流和鲜花的草原上,她也会想起自己曾经是草原上美丽的骑马少女,飞扬着青春的梦想……可现在,曾经的理想只能淡淡地存在于记忆中,曾经的美丽只能开放在草原的深处,不被发现不被拾起,因为孩子的理想已取代了自己当年的理想。

    她为两个儿子分别取名伊里奇和伊里纳,汉语意思分别是温暖和战无不胜。她希望孩子们既有包容一切的爱心,又有征服世界的能力,她希望他们有一天能够走出小镇,去开拓她曾梦想过的广阔天地。

    现在,哈斯的大儿子已经在北京工作了。儿子第一次离家时,她每天不知道该干什么,无论在什么地方,听到任何人说到“走”字,眼泪就忍不住流下来,可在依依不舍的儿子面前,她却总是笑呵呵地说,男孩子,出去闯闯多好。儿子走后,本不喜欢手机的她,却买来手机,认认真真地学习发短信。现在她发短信的速度是一般人比不了的,因为那是她和儿子间爱的通道。

    每当快过年的时候,哈斯就开始掰着手指算日子,盼着儿子早点回来。小地方的人,总把每一个节日都过得非常隆重,在每一个小小的节日都置办各种和节日相关的食物。哈斯会把每一样都精心地留起来,等着儿子过年回家时,一个节日一个节日地给儿子补过。她说,儿子在外面很辛苦。

    我想起了那位大名鼎鼎的男人歌德说过:“女人引导我们前行。”

     

    庄:“柔弱”的救世主

    书上说40岁的女人是小说,人人都想追读,庄使我信了这句话。

    庄长得小巧玲珑,看上去柔柔弱弱的,她有一种温和的美。和庄的深谈是一次偶然,那时我们已经在一个单位里呆了六七年,那次庄说了很多自己年轻时候的事,原来庄还是位有故事的女人,且比一向弄文字的我想象的不知道要浪漫多少倍。

    庄曾是草原上自由自在盛开的山丹丹花,漫山遍野都有她的歌声。待长到了最美丽、最灿烂的季节,庄和苏木(蒙古语乡)里识字最多的男子相爱了,苏木里只有她和他读过高中。两人曾一起乘车去旗(蒙古语县)里上学,一起回家,纯洁的友情洒在了芳草青翠的草原上。毕业后,两个人友情有了质的变化——爱情自然燃烧了起来了。他们按照习俗,牵着白马,去离苏木最近的敖包定下一生的盟誓。在巨大的石堆上,他们虔诚地轻轻放上石块,在柳枝做成的神树前说出了自己埋藏多年的心愿。他们一起唱响古老而永恒的《敖包相会》,他们一起凝视着巨大的石堆矗立在草原上,看着柳枝上鲜艳的神幡如手臂般召唤着远方的牧人。

    他们以为,从此两人会在这里牧羊放牛,养儿育女,快乐一生。

    可男子家里不同意他们的婚事,说庄长得太弱小……庄跑到高高的山上,对着辽阔的草原,唱了一首最直白、最悲伤的蒙古长调——从此,庄就不再唱歌了。后来,庄嫁给了一个憨憨实实的蒙古族汉子——她的嫁装里没有浪漫,却有真诚和平实。

    刚结婚时的日子很苦,几乎一贫如洗,庄每天都会在夕阳浸红草甸子的时候和她老实憨厚的丈夫一起去挖灰灰菜回来喂猪。卖了猪的钱绝对舍不得花。她怀孕几个月的时候,看到苏木的供销社里卖一种山楂罐头,那深红深红的水润润的酸样儿,让她非常想吃。她每每经过,总会去瞟瞟,甚至还专门去看过几次,可每一次都只是悄悄望着,将钱紧紧捏在手里,终究没有舍得花出去。

    后来,庄凭着她的智慧从克什克腾旗的乡间来到巴林右旗的政府机关,开始另一个新的希望。庄说,那时丈夫的单位离得远,经常是自己的自行车上带着一儿一女,颠簸着走在还有些陌生的黑黑的回家路上。黑暗中骑行,她会暗暗地告诉自己,无论现在要吃什么苦,某一天一定要领着一双结实健壮的儿女回老家——她要以弱小的身躯去证明自己的“强壮”。

    有一次,丈夫出差回来得早,就从家里走出很远,到半路上来迎他们。她远远看到丈夫站在路灯下的身影,那种温暖让她永远记在心间。丈夫边走路,边教儿女们唱歌,是《国际歌》。她竟是第一次听这首歌,一下子喜欢上那句“从来就没有什么救世主”。很多年都没有再唱歌的庄,那以后时常会哼唱这句话。

    庄说,有一次,单位去植树的地方正好有一大片灰灰菜,她一下子就想起自己当年曾幸福地坐在丈夫的自行车后架,丈夫后背的温暖,灰灰菜的清香,自行车的铃声,一路竟是那么轻松愉快——虽然那时的日子是苦的。庄说这些的时候,眼神有种温柔的迷离。我想起了那个瘦弱的胆小的灰姑娘的故事,可是庄没有碰见好心的神仙婆婆,她只能靠自己的一双手去建设自己的家园与幸福,还好,她有一位善良的丈夫。

    二十多年一晃过去了,现在庄的孩子都快二十岁了。曾经的浪漫,曾经的不甘,曾经的苦难,都越来越淡了,但庄说她仍记着摆在乡间供销社里的那一瓶山楂罐头,记得那天路灯下丈夫温暖的身影。一次闲聊,她和丈夫说起了二十年前的那个罐头故事。不久,她憨厚的丈夫竟想方设法买了一袋子山楂回来,因为他在商店里没有找到那种现在很难见到的罐头。庄说自己选择了幸福,肥美草原没有亏待她。

    庄总是兢兢业业地做事,努力让别人满意,因为别人的满意也就是自己的满意。偶尔,当别人的满意和自己的辛苦有出入的时候,庄也会发发感慨,感慨过后却依然本份做事。庄说,在这样的单位,很多话不敢说,很多事不敢做。但庄并不把这一切太放在心上,在她的心中,家才是最最重要的,那让她感觉踏实。

    庄说,她最大的幸福就是在饭菜的香味里,看着丈夫和一双儿女其乐融融。

     

    萨仁:打字机上的似水年华

    萨仁,蒙古语是月亮的意思。蒙古人中叫萨仁的很多,她们都和自己的名字一样有美丽的容貌和温柔如水的性情,我们单位里的萨仁也不例外。

    萨仁和我曾在一个打字室里一起呆过几年。她虽是家中的小女儿,但很有领导和管理的天分,加之婚后现实生活中千百样有待应付的事,更使她练就得精明能干、成熟踏实。可这个社会,尤其是这不太现代的小城,很少给女人机会,那些男人们总是凭借机敏的头脑、勤恳的精神和良好的时机把辉煌占尽……当萨仁从嘀嘀哒哒的打字机上抬起头来时,才发现十几年的青春已经从身边不知不觉溜走了。

    看着渐渐长高的儿子,想着儿子念大学时的学费,萨仁忽然意识到应该努力去干点什么,为丈夫多分担点负担——她决定筹办打字行。她翻开厚厚的皇历,选定吉日吉时,开始起早贪黑辛苦创业。万事开头难,打字行的起步营业困难重重,很多以前从没有遇到过的问题困扰着她,压力太大,有时她甚至感到心灰意冷。这样的时候,丈夫总能恰到好处地安慰她,给她坚持的力量,她聪明懂事的孩子则在旗里的电视台为她点播了一曲《真的爱你》,把自己对妈妈的那份感激表达出来……有了家人的这些理解与支持,萨仁昂起了头,她想起了草原上那些独自迎风生长的树,只要根深埋在地里,风霜雨雪的侵袭只能让它生长得更矫健。她不再畏难,草原的女儿应该充满力量。

    单位执行轮岗制度,萨仁就和单位签了3年停薪留职的合同,把全副精力都投到了打字行上……她的事业开始越做越做大,家里的生活更加富足,萨仁想起了可以尽自己的力量去支助一些需要帮助的人。她通常是选择一些最贫困的母亲,她知道,如果一个家庭因为贫困忍饥挨冻,那么那个最为饥寒交迫的肯定是家里的那位母亲。萨仁说,自己也是母亲,她知道母亲的苦和甜是什么。她说,如果当初不是为了儿子,她是不会想到自己可以做这些的,更不知道自己居然能做得这么好……所以,自己应该去帮助那些依然贫困着的母亲。

    事业发展了,萨仁更忙了,可她每天无论多累,都会早早起床,给丈夫、孩子烧奶茶。她说,每天一壶茶,喝了就觉得干什么都有劲头。萨仁说自己与以前比有了很多的变化,可这些都没有改变她一直以来最大的心愿,那就是孩子能够出息一些,成为优秀的人——这大概是世上所有母亲们的人生理想,草原的母亲肯定不例外。

上一篇没有了
WWW.BLYQ.GOV.CN [网络实名:巴林右旗人民政府] [管理]蒙公网安备 15042302000112号
电话:0476-6216211 传真:0476-6216102
巴林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蒙ICP备05002246号 技术支持:赤峰互联网(0476-8222762 82227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