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走进巴林 >  > 巴林档案 > 散文随笔

《山盟水约》 杨瑛

发布日期:2014-01-21点击人数:发布者:

  • 第一眼看到青山,青山在雨中。雨中的青山在虔诚地赴一场千年的水之约,雄奇中多了柔美,苍莽中多了翠润。群山忽为烟遮,忽为云埋,洇润出一种迷濛的美,像一幅李可染的墨韵山水,仿佛大师的墨迹未干,山水却从画上走下来,水泠泠地岿然在克什克腾的东部。

    缘起

    青山,是山盟水约之地。是贡格尔草原上的一个奇迹。

    青山景区最神奇的景观“冰臼群”是300万年前山和水的一场约定。那时,青山被厚厚的冰层覆盖。当冰开始消融为水时,厚重的冰川在巨大的重压之下,水流汹涌,携砂漂砾,对冰层下面的花岗岩山脊山峰进行冲击和磨蚀,那是一场轰轰烈烈的爱情,山和水都惊心动魄,冰川水漩涡式的运动,使青山峰顶磨出1000多大小不一的圆臼。水为山而来,山为水而在。水的雕琢成就了青山独特的美。

    相约

    看“冰臼群”,要登上海拔1574米的峰顶,坐1200米的索道,走1999级台阶。

    登山没有章法,只要腿迈得开,身心不乏,就可一步步从脚下登起。乘缆车却需要有一颗和云朵一起飞翔的心。当群峰在空中与自己慢慢靠近,又慢慢远离,当下山的游客在空中与自己擦肩而过,都像在云上看青山。青山在行走的目光中变化万千,横看成岭侧成峰。这时,我愿意把“英雄美女峰”想像成项羽虞姬,力兮项羽,逃不出四面楚歌,美兮虞姬,留不住朱颜皓齿。当江山不似旧温柔,他们也只能化尘化土。而在这青山之上,他们却可以永恒相依。 “老夫老妻峰”比他们多了从容,寻常的饮食夫妻更能体会“执子之手”的深意,更能修来“与子偕老”的福份。

    男人是山,女人是水。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无论英雄美人,还是寻常夫妻,最初都是山水盟誓。

    仁山

    从缆车上下来,踏上石阶,青山的主体似大佛端坐在眼前,石佛天成,佛即是山,山即是佛。

    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使山石的色彩也丰富起来,风声如禅音,清心静气的各色山石都浸润着佛意的气息。佛家的清源法师说,参禅前,看山是山,看水是水;参禅时,看山不是山,看水不是水;参禅后,看山仍是山,看水仍是水。这也是人生的三重境界。第一重是因为单纯,心无杂念;第二重少了澄明,多了困惑混浊;第三重顿悟后又有了自然之眼、平常之心。只是我们这些俗人很难在山水里见仁见智,而把大部分的时间消蚀在第二重的迷惑里,难逃红尘之嚣嚣,生计之劳劳。唯愿这隐隐青山能摆渡我们浮躁的心。

    智水

    山里的气候忽晴忽雨,两天的青山行,竟遇到了两场雨。避两场雨是在两个不同的地方。

    第一天,就近在一个石洞内。说是石洞,更像是一个大石棚,石棚天成,由几块巨石支起,棚内石桌石凳人工修造,神仙曾在此下棋,游人可在此对弈。坐在石棚内,雨帘沿着山石垂下,水溅出珠玉般的晶莹,石则涤荡得愈发润泽浑圆。山和水在同一空间里,观照出彼此生命的潜质。此时,只能怀着感恩之心,聆听山和水的交响。第二天,是在一棵蒙古栎树下。栎树枝繁叶茂,那柔和碧绿的浓荫,这时成了一把天然的大伞,被雨水滋润得清新翠亮。雨中的草地花丛如涟漪般闪烁生光,周围的紫桦、白桦色彩清丽。雨点不时从叶和叶间滴落,我们也淋了一身青山的雨,觉得清爽许多。

    上善若水,善的最高境界就像是水,滋润万物而无争。山间万物在雨水的滋润下都妩媚丰盈,就连卷柏也在雨中的岩石上开出一个个绿色的莲花座。它是一种矮小的蕨类植物,枝叶像柏树,在旱季里会卷曲、枯萎成一团。但只要一场雨露,就会伸展出新绿。我曾看过干枯的卷柏在一瓢水中重新复活。

    雨停天霁,长虹高挂。雨后的山林,草香、花香、药香、树香在温润的空气中慢慢四溢,空气中漾动着细碎的暗香。鸟啼虫吟,蜂飞蝶舞,释放着生命独有的生机。松鼠和野兔的影子一晃,便闪逃在了花草丛中。山梨、山丁子、虎榛子、山沙果、山核桃树的果实挂着水珠熠熠生辉,秋天的青山,累累果实会如雨点纷纷坠落。

    相济

    彩虹之上,鹰击长空。青山之崖,鹰岩独立。鹰的飞翔表达的是草原的自由辽阔。鹰的巨翼里包含着山一样的刚毅,水一样的柔情。

    青山上“神鹰峰”和“蛇石”默默对峙,山石的纹理如同鹰青黑色的羽毛,兀起的山岩如钩,是桀骜的鹰嘴。我仿佛听到了蒙古大汗的萧萧马鸣、声声铁蹄。那是一次战争中,成吉思汗和他的部属被敌军冲散,独自一人杀出重围,陪伴他的只有骑着的骏马和他驯养的心爱的猎鹰。九死一生、又饥又渴的成吉思汗,忽然在一处山岩上发现了一缕细细的流水。他狂喜,策马直奔过去,拿出早已干涸的皮制水袋伸手到石壁接水。可当他刚装满水袋,停在空中的鹰箭一样俯冲而下,将水袋击落在地。成吉思汗只好再去接水,鹰再次将水袋击落。如此重复了四次。统治四海的可汗一怒之下杀了鹰。刀起的那一刻,鹰奋力叼起水袋扔下万丈悬崖。当成吉思汗爬上山顶,发现细流的源头是一个水池,池边有一条大毒蛇的尸体,毒液和池水混在一起。成吉思汗不禁揾英雄泪。

    坚韧的鹰化为山,英雄的泪流成泉,鹰的故事总是这么悲壮柔情。

    在“神鹰峰”上,我们看到了鹰巢。据说鹰巢的下面是带刺的树枝,宝宝刚出生时,鹰妈妈在树枝上铺上羽毛和枯草,待鹰宝宝长大一些后,鹰妈妈就把羽毛和枯草衔掉,露出带刺的树枝,要孩子学会飞翔。鹰是荆棘上飞起的鸟。母爱如水,带刺的树枝是另一种智慧,刚柔相济。

    相依

    沿着登山石级一步步前行,石阶时隐时现,曲径通幽。移步易景,处处令人惊叹, “青山峰林”在阳光中与我们不期而遇。

    “什么东西一经过时间的冲刷,大都会染上点泛黄的色调。”阳光下的“青山峰林”,是赭黄色的,如果说雨中的青山像一幅水墨未干的画,那阳光下的“青山峰林”画卷却像珍藏了几个世纪,有了岁月的风露在里面。

    青山峰顶1000多个冰臼也盛满了岁月的风露,见证着300万年前那场山和水的爱情。它们大小各异,却都口小、肚大、底平,如臼如缸,如罐如坛。当地百姓无视科学家“第四纪冰川”的成因学说,更愿意相信这是天兵天将的粮食加工厂。

    一些冰臼光洁如洗,像正等着新米入内;多数冰臼都盛着水,汇集了花瓣、雨滴、露珠和云岚,有细小的石虾游动;兼有水土的冰臼里生长出灌木、乔木和各色花草。杜鹃盛开的季节,杜鹃以石为盆,红遍山峰。三种景致,也如人生的三重境界。

    站在青山峰顶遥望,群峰起伏,云山相接。西拉沐沦河在山下静静流淌,自西向东缓缓向前。

    山水相依。因为西拉沐沦河水的滋养,青山才如此雄浑,如此生动。只有西拉沐沦河水化为墨池,才能绘出青山的巨幅画卷。

    老子道:“天地无人推而自行,日月无人燃而自明,星辰无人列而自序,禽兽无人造而自生,此乃自然为之也,何劳人为乎?”万物自在,青山本然。青山就是一场山和水的自然约定,禅说着天地的和谐。


WWW.BLYQ.GOV.CN [网络实名:巴林右旗人民政府] [管理]蒙公网安备 15042302000112号
电话:0476-6216211 传真:0476-6216102
巴林右旗人民政府主办 蒙ICP备05002246号 技术支持:赤峰互联网(0476-8222762 8222761)